第918章 互诉衷肠
书名:灵域 作者:逆苍天 本章字数:2855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8 19:27:25

自从在药山道别,一眨眼,已过了七八年时间。

这些年,秦烈一直征战暴乱之地,凌语诗则是以阴冥族女皇身份,在幽冥大陆为幽冥界种族而战。

今天他们终于重逢。

那间和凌家镇一模一样的小石屋,门前,站着一道紫发如瀑布垂落腰臀的雍容华贵身影。

时隔多年,凌语诗身上的青涩早已褪尽,一双如紫水晶般剔透的紫眸,充满了神秘。

白皙如凝脂般的肌肤,衬上紫色的长发,紫色的眼眸,令她全身流传着一种妖异非凡的惊人魅力。

她丰姿绰约地站在门前,如紫色的深渊磁场,自然而然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。

任何人,只要临近她,只要看上她一眼,灵魂似乎都会被她影响,会下意识地沉溺在她营造出来的神秘妙境当中。

“你回来啦?”

她抿嘴轻笑,和多年前一样,以温婉深情的目光,以轻柔怡人的声音轻声道。

“回来了。”

秦烈也笑了起来。

所有的凌家族人,这时都没有讲话,都只是面带笑意地看着两人。

拉普本欲谈谈凌语诗伤势一事,但也突然噤声,在原地停了下来。

在众人的注视下,秦烈走向凌语诗,握着她的手,和她一起走进那个小小的石屋。

关起石门,秦烈脸色凝重起来,说道:“你怎么被伤到的?”

凌语诗玉手冰冷,握着手中,仿佛握着一块寒气四溢的冰块,那种酷厉寒意,仿佛坐在“天冰寒晶”矿脉上修炼。

一缕灵魂意识,从他手心逸入凌语诗手臂内,他认真查探起来。

他立即发现凌语诗手臂内的筋脉,被丝丝阴寒冰冷的力量堵塞,那些阴寒气息还有着令人灵魂酸麻的力量,他的灵魂意识只是稍稍查探一小会儿,魂力就被阴寒气息耗尽,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。

他不得不将意识收回,心情更加沉重,道:“究竟怎么回事?”

苍炎府的人,一个个都修炼火焰力量,应该不能在凌语诗的体内,留下这么阴寒冰冷的力量。

这让他觉得奇怪。

“前些日子,苍炎府一名五层魂坛强者,将我们伤的很厉害。为了对付他,我不得不以九幽邪典内的秘术,动用血脉之力,去重击他的真魂。”

“在我们的联手下,他的确被了真魂,而我……也遭受血脉反噬。”

“我如今的重伤,是我自身的血脉出了问题,才变成这样的。”

凌语诗满不在乎地解释了一番,盈盈一笑,道:“听塔特说,你在暴乱之地很有建树,创建的炎日岛蒸蒸日上,已成了暴乱之地白银级势力之一。你还是和当年一样出众,不论多么大的难事,在你手中都能迎刃而解。”

停了一下,她自嘲地轻轻摇头,“我就逊色多了。”

“幽冥大陆虽解开了封印,能和幽冥界互通,可我却没有能说服鬼目族,让鬼目族和我们并肩作战。”

“幽冥界的种种资源,都掌握在鬼目族手中,他们不服我,我们就没办法借助于幽冥界的那些珍惜灵材,换取支撑我们修炼的丹药和器物。”

“幽冥大陆外面,都被苍炎府统治,我们要想生存,就必须要和苍炎府抢夺那些矿脉灵山。”

“我们……和苍炎府的战斗,一直处于下风,被苍炎府压着打。”

她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
秦烈深深看着她,说道:“你现在处于何种境界?”

“武者境界,处在破碎境中期,血脉……在六阶。”凌语诗轻声道。

秦烈轰然一震。

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凌语诗,半响后,才沉声道:“你比我预想的已强了太多太多。”

即便是他,在暴乱之地征战多年,也只是破碎境初期境界,神族血脉……还是五阶。

凌语诗不论是境界,还是血脉,分明已强过他一筹。

“你修炼的太驳杂了,血灵诀,雷电之力,寒冰诀,还有大地力量,这些不同的力量体系,会阻碍你破境的速度,但会提升你的战斗力。”凌语诗微微一笑,柔声道:“我只专心修炼九幽邪典上的法决秘术,心无旁骛,自然会进步快一点。”

“不过,真要是交手,我恐怕就不会是你的对手了。”

秦烈知道她说的是事实,修炼驳杂者,进境会慢一点,但是手段繁多,战斗中往往技艺变幻莫测,能造成的杀伤力也会强大很多。

然而,秦烈还是为凌语诗的实力提升速度震惊,还是觉得大大出乎意料。

“我知道你在暴乱之地的那些事情。”凌语诗抿嘴一笑,又道:“每一次塔特从暴乱之地回来,我都会招唤他,让他将你在暴乱之地所作所为告诉我。只有这样,我才觉得……你一直都在我身旁,并没有离开太远。”

秦烈没有讲话,而是更加用力地握紧她冰冷的小手。

“听塔特说你去了神葬场,我很担忧,我害怕你回不来,等你终于回来,我才真正放心下来。”

“黑巫教和三大家族攻向落日群岛时,我又担心,担心你抵御不住。”

“八大势力因为你血脉一事,要寂灭宗交人的时候,我恨不得带领幽冥界的强族杀入暴乱之地!”

“知道你在秦爷爷的安排下,进入了泊罗界,我又害怕你不习惯那里的严酷环境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石屋内,凌语诗如重回凌家镇,又变成当年那个喋喋不休碎碎念的少女。

她和秦烈握着手,将秦烈发生在暴乱之地的那些事情,一一说出来,说的很详细,仿佛所有的一切,她都是见证者。

身为当事者的秦烈,反而成了旁听者,静静听着她的讲述。

“我……”

半响后,等她停了下来以后,秦烈垂着头,面色羞愧道:“你没有提起宋婷玉。”

凌语诗淡然一笑,“早在赤澜大陆的时候,我便知道她对你的心思。呵呵,我若是一直在赤澜大陆,她或许没有可乘之机。但我远在幽冥大陆,你我七八年未曾相见,她若是这样都不能撬开你的心门,那她就不是宋婷玉了。”

秦烈赶忙解释,“我们一起进入的神葬场,她身中巫毒,没几天可活。而我,也以为我们恐怕不能活着走出神葬场,所以……”

凌语诗以另外一只手的两根玉指,轻轻按在他嘴上,道:“我知道没有宋小姐和唐小姐,炎日岛就不可能拥有今天的规模和气候。你是个很懒的人,你身边需要一些人为你打点这些,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小家子气。”

秦烈暗松一口气。

凌语诗话锋一转,轻声一笑,又道:“不过,以后我会亲自去一趟炎日岛,和她们好好谈一谈。”

秦烈又不安起来。

“谁是主,谁是次,还是要分清楚的。”凌语诗淡淡道。

小石屋内,两人如重回过去,相拥着,轻声低语,互诉衷肠。

他们将各自的经过,七八年一次次生死战斗时的所思所想,幽冥大陆的局势,暴乱之地的纷乱,都好好梳理了一番。

凌语诗知道暴乱之地已恢复平静,短时间内不会再起波澜,也知道泊罗界正处于混乱厮杀状态。

她还知道,秦烈通过泊罗界,获取了丰厚的资源,令炎日岛变成暴乱之地最富裕的势力。

秦烈,则是知道了凌语诗他们的难题,知道他最不缺的东西,恰恰就是他们最梦寐以求的。

“我们其实早就应该互补优缺。”秦烈最后说道。

“我不想事事都依仗你。”凌语诗轻声说。

“以后,等秦家重返中央世界之时,我还需要依仗你,依仗整个幽冥界的力量。所以,我有责任帮你们尽快强大起来,让你们能更早的拥有用之不竭的修炼资源。”

……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